生活主义设计视野下资源非优区域的旅游开发

随着经济发展与国民意识的转变,在改革开放初以赚取外汇收入为主要目标的旅游业已渐成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产业地位得到极大提升。2015年,我国国内旅游突破40亿人次,旅游收入过4万亿元人民币,对GDP综合贡献达到了10.1%,超过了教育、银行、汽车产业。可以说,旅游业的发展完成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转变过程。

伴随旅游业的发展,区域旅游开发日益受到重视。许多地区将旅游业作为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加以发展,这其中也存在不少旅游资源欠丰富、资源规模和组合布局不理想的区域,而且相对于旅游资源丰富,品味高的旅游资源优越区,它们分布更广、数目更多。同时,因其资源总体的非优性,这些区域形成旅游产业优势的难度更大,旅游开发更需要新思路,采取新模式。

对于这些资源非优区域的旅游开发,应首先立足于国内旅游需求的变化。当前旅游业发展已经到了全民旅游和个人游、自驾游为主的全新阶段,传统的以抓点方式为特征的景点旅游模式,已不能满足现代大旅游发展的需要。休憩身心,深度体验当地生活,借以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已成为越来越多国内游客的旅游需求。同时,之前的旅游开发过多的局限于对旅游景区景点的开发,忽略了对当地城镇、居民生活的规划,导致了封闭的景点景区建设、经营与当地居民生活相割裂、孤立甚至冲突的状态,每到节假日,大多数5A4A级旅游景区人满为患,很多游客遭遇“花钱买罪受”的困境。最终从旅游的本质上看,旅游就是短暂地逃离现实生活环境,去感受非本土生活方式的行为,当地的特色生活方式是吸引游客前往的重要因素。因此,可以说当地独有的生活方式才是构建旅游开发新模式的关键。

对于目前旅游资源处于较为弱势的区域进行旅游开发,应以呈现当地生活为特色,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背景下,将旅游要素功能设施与城乡建设结合,以生活为旅游的核心资源,以生活为旅游的主要内容,以生活为旅游的基本形态,让旅游沿着文化记忆回归生活,让旅游景区跟随生活回归城镇、回归乡村、回归家园,做到“城镇即旅游,乡村即景区,家园即景点”,从而更好地疏解和减轻核心景点景区的承载压力,更好地实现设施、要素、功能在空间上的合理布局和优化配置,更好的满足当地居民生活的权益,更好的为游客提供深入的旅游体验。这就是我们倡导的生活主义设计下的旅游开发理念。

从规划层面来看,就是要从生活的角度考虑,将一个区域整体作为功能完整的旅游目的地来建设、运作,整合城镇、生态规划、文化规划、产业规划和旅游规划,以“多规合一”的方法加强各类规划间的融合和衔接,通过对开发区域生态、生活以及生产方式的构建,为游客展现真正的当地生活之美。

一、为生活而进行的生态修复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态是决定地方生活方式的基础,也是能够吸引游客前来游玩的前提。对生态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应遵守生态规律,考虑到生态承载力,以回归自然为主题,应尽可能减少人为景观,避免开发造成的环境损坏。

对项目地因发展而造成的生态破坏,进行技术层面的分类修复。生态修复首先要修复它的功能,也就是恢复一个生态系统的健康。其次恢复它的生态结构,也就是恢复一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即恢复物种多样性和完整的群落结构。第三恢复可持续性,即生态系统的抵抗能力和生态系统自我修复能力。最后恢复它的文化,人文特色。一个地方的文化源起于他的自然环境,文化遗产往往孕育于自然遗产。生态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是相辅相成的。

二、为生活而改变的城镇建设

城镇是居民生活方式的有效载体,是地方生活方式的集中展示区域,是以生活主义为理念进行旅游开发的核心区域。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发展,传统城镇和谐的人居环境、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风水生态观念以及所传达的文化意义都在城市化的冲击下而面临破坏和异化;在传统文化主导下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而形成的完整的城镇空间形态也在土地价值的刺激下产生混乱和无序,因此打造居住与旅游双向和谐发展的生活空间是当前旅游开发的关键。

1、呈现特色城镇风貌

城镇风貌是当地生活方式和居住习惯的直观表现,对于城镇风貌的开发,要避免城镇景观结构与所处区域的自然地理特征不协调,避免贪大求洋、照搬照抄,将城镇的自然和文化个性破坏,对于农村地区更是不能简单用城市元素与风格取代传统民居和田园风光,导致乡土特色和民俗文化流失。对于城镇风貌的营造不仅仅体现在城镇的建筑和景观风格上,城镇的历史文化、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等软环境,也是重要构成因素。特色的城镇风貌在满足居民生活需求的基础上,也可以成为吸引游客的重要因素之一。在日照东方太阳城项目中,项目地中的涛雒古镇曾是圆形形态且项目地是太阳崇拜的发源地,通过提取太阳文化元素及涛雒古镇的原有形态,项目地的城镇开发以“圆形小镇”为基本形态,在现状用地评价的基础上,以适度建设区和适宜建设区为主要开发区域,以规模大小不一的圆形界定开发边界,从而形成独具东方太阳城特色的九个“圆形”城镇布局。

2、彰显地方民俗文化

民俗与生活相伴相生,民俗文化作为一个地区、一个民族悠久历史文化发展的结晶,蕴含着极其丰富的社会内容。旅游者通过开展民俗旅游活动,才可能亲身体验和触摸到旅游地民众生活事项,体会到当地人民的思想意识和审美情趣,实现审美与自我完善的旅游目的,从而达到良好的游玩境界。但目前民俗风情的旅游开发越来越抛离其原生的文化生存语境,民俗生活被抛置于戏剧化、仪式化的场景之中,展现的并不是一种自然的、原生态的生活状态,作秀式的表演使民俗文化扭曲、变形,游客也渐渐失去兴趣,形成了文化和旅游双重的损失,破坏了二者可持续发展的根基,如丽江古城的旅游开发,使得古城居民祥和恬静的传统生活方式受到严重冲击,导致原住居民不愿在古城内生活,无奈迁出了祖祖辈辈居住的老屋。利益的冲突,生活和需求空间的被掠夺,使得纳西人生活的家园悄然在置换。因此,民俗活动作为当地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其开发应尊重当地传统,挖掘文化内涵,注意突出特色,突出地方的建筑风格、艺术品位、文化情趣、审美风格、民风民俗等要素的特色,显示其独特性,以特色取胜。

3、恢复生活交流的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是城镇居民生产和公共活动的主要场所,承担着公共生活的全部,体现着城镇居民的生活观念、理想和价值观,承载着城镇的历史和记忆。然而,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传统城镇生活形态已发生较大的改变,公共空间已无法满足城镇居民生产生活和新型社会关系下的公共交往需要,因此,对原有公共空间在保护的同时注入新的功能,完善其空间的利用,使其焕发新的活力,是对当地生活方式塑造的重要措施。在实践项目中,由于居民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的改变,原本用于祭祖拜神的祠堂、庙宇等空间的社会功能已经减弱或不复存在,在规划社区中以新功能“祠堂”为载体,为其注入文化功能,作为社区文化中心、活动中心、及旅游服务中心,既可加强居民的生活交流,增强归属感与认同感,又成为游客深度体验地方生活的重要项目。

三、为生活而服务的产业体系

    生产方式决定着当地的生活方式,而产业体系是构建生产方式的核心,是集聚人口,形成就业的主要力量。

1、  尊重原有生产方式

当前旅游开发中,存在着导入式产业开发的问题,即对开发区域的产业选择盲目跟风,脱离当地的资源禀赋以及发展条件,规划设计导入热点产业,因其不能适应当地的发展环境,导致大量资源的浪费以及产业发展的难以推进,反而使得当地特色产业的发展优势消失殆尽。例如,在日照东方太阳城项目中,其上轮规划的产业定位为海洋服务、海洋工程装备、海洋生物、海水综合利用、海洋生态环保和临海高端制造业,而项目地本身是农业重镇以及水产业基地,对于需要高资金、多人才支撑的海洋产业,项目地缺乏发展的基础,缺乏可实施性,导致了项目地建设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对于开发区域产业的选择要尊重当地原有的生产方式,在深入了解当地资源禀赋前提下,寻找存在比较优势的特色产业来重点发展,只有从当地自然生长出来的特色产业才能扎根当地,才能具有发展的活力与空间,才能不影响居民原有生活方式及传统习惯。针对日照东方太阳城项目,其背山靠海的格局决定了当地以农业及水产业为主的产业格局,是数百年来自然发展的选择,不应该也不能够完全抛弃其发展基础,同时项目地曾因盐而盛,并拥有重学重教的传统,文教之风盛行,因此对于项目地来说,就是要按照一镇一业、一镇一品要求,因势利导,依托原有基础,优化海洋渔业、制盐等传统产业,挖掘资源禀赋,发展文化创意、现代农业等绿色产业。

2、走“旅游+”发展道路

为提升项目地产业的发展层次,做大做强特色经济,项目地产业应与旅游产业融合,走“旅游+”发展道路,充分发挥旅游业的拉动力、融合能力,及催化、集成作用,为相关产业和领域发展提供旅游平台,插上“旅游”翅膀,形成新业态,提升其发展水平和综合价值。在此过程中,“旅游+”也能够有效地拓展旅游自身发展空间,推进旅游转型升级。在日照东方太阳城项目中,对所选产业都附加旅游功能,形成产业新业态。以农业为例,对现有农田改造,引导农田的景观化和功能化,实现农田种植方式图案化,农作物品种选择色彩化,向观光农业发展。

Aspace | 上海艾斯贝斯建筑规划设计有限公司